栏目分类
PRODUCT CENTER

配资炒股新手开户

你的位置:配资炒股新手开户_股票安全配资官网_在线炒股8倍杠杆 > 配资炒股新手开户 > 《悬崖》你根本不知,周乙暴露高彬却感到伤心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悬崖》你根本不知,周乙暴露高彬却感到伤心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4-05-30 02:43    点击次数:82

为了营救孙悦剑,周乙留下了很多破绽。

老魏假扮日本宪兵队的人跟着周乙去保安局陈景瑜手中提孙悦剑,因听不懂日语,老魏被保安局看门的特务,也是鲁明的同学发现了异常,周乙撤退前,他辞退了保姆刘妈、办了两张边境通行证、去银行取了大笔现金,而这些,都被阴险的鲁明知晓和看到了。

本就一直怀疑周乙就是卧底的鲁明,很快就向高彬揭发,高彬虽然让鲁明再去核实,但他并没有惊讶,反而一副怀疑终被证实的释然与肯定,又在这份肯定里藏着一丝不敢承认与面对。

鲁明绑架莎莎逼迫已经成功撤到苏联边境的周乙自投罗网,高彬选择亲自审讯周乙。

看着坐在对面的、一直是自己下属,更拿了几分真心相待的周乙,高彬眼中充盈着泪水,他以老邱为例试图策反周乙,但被周乙毫不犹豫地拒绝。上级行刑指示下达,高彬有些悲痛地告诉了周乙,吩咐手下打开周乙的手铐并答应周乙见莎莎最后一面的唯一要求,回到办公室,高彬背对着办公桌,静静地看着墙上挂着末代皇帝溥仪的画像,片刻后又黯然地垂下了脑袋,寂寞与悲伤蔓延。

可以说,从周乙真正自投罗网回到哈尔滨,与顾秋妍吃最后一顿晚餐被高彬和鲁明监听开始,高彬就一直带着显而易见的悲伤,他对鲁明说:

这些年,我们一直想知道这个人是谁,现在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我为什么非要知道呢,不知道的时候是恨,等知道了是伤心。

周乙潜伏十年,高彬揪他十年,等真正知道和抓到了,高彬为何不是得偿所愿的快意,反而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重温《悬崖》,才真正看懂高彬的人性与真心。

才华

很明显的是,在哈尔滨警察厅,高彬有三个比较突出的手下:一个是阴险狡诈而毫无人品的鲁明,一个是有些许底线却残暴直接的刘魁,另一个就是既有鲁明阴里的“智”,也有刘魁暴里“敢”的周乙。

因刘瑛出卖,孙悦剑、小董和老汪计划将一部电台和一批药品送往山上抗联的行动被暴露,小董不得不弃车改用马车运送其中一批药品,却在途中被山匪所劫,山匪头子三江红不仅反悔原本答应归还给抗联的承诺,扣押了小董、赶马车的车老板和抗联过来谈判的人,还将药品通过关大帅在黑市上高价售卖。

但关大帅背景深厚,滨海省的省长韦焕章与关大帅是同乡,而韦焕章是总理大臣张景惠跟前的红人,日本人都不敢惹他。

可周乙却敢惹。

经高彬同意,周乙主动请缨,带着鲁明和刘魁打砸了关大帅的赌场,但临走时,关大帅向鲁明的脚下吐了口唾沫,周乙并没有讨到好,关大帅搬出靠山,韦焕章的弟弟打电话给警察厅白厅长说情,高彬的妻子也掺和进来求情。

上级施压,亲人说情,高彬顾忌其中的利害与人情,却只有周乙看出了高彬的左右为难,周乙让高彬回避,主动将事情揽过来,并说只要给他两天时间。

周乙以警察厅的权威受到挑战、关大帅买通了日本上下军官和关大帅背后有共产党的关系去面见了日本宪兵司令部的涩谷三郎,让其同意日本宪兵队长加藤圭一带队协助,而关大帅见到日本宪兵后,当即缴械投降,并按照周乙的安排引诱出并击毙了以三江红为首的所有土匪,同时,也逮捕了老魏来不及营救和转移的小董等人和药品。

剿匪多年,周乙借助警察厅之力,“轻而易举”地歼灭了这伙为非作歹的土匪。

而为了有利打击抗联,周乙又提出了一个大胆而冒险的计划,即在药品中注入毒素,并安排人假装起义将药品送往抗联,让抗联的人全部死于慢性中毒或传染病,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当高彬听后,不吝对周乙的称赞:这个计划太伟大了,你真是个天才。

而将毒品送往抗联的具体事项,依旧是周乙牵头。

周乙向日本宪兵队的涩谷三郎汇报,尽管涩谷三郎表面以不做违反国际公约的事为由拒绝,但涩谷三郎却私下将日本秘密在做“人体实验”的石井四郎等人请到了司令部,周乙当面撕开了生化刽子手石井四郎等人灭绝人性的真面目,虽惹得石井四郎表面怒不可遏,却也正中他们虚伪阴险的下怀。

日本人连夜在老魏和顾秋妍提前做好标记的药品上注入了毒素,高彬安排任长春和被捕的小董将药送往山上,幸亏周乙提前将身份暴露给小董,才成功将药品的情报及时传达给了抗联的周政委,避免了一场大灾难。

周乙送药,表面为打击抗联,实际上一来解救了小董,二来将来不及做手脚的药品送往山上,三来因小董的敏锐和聪明,揪出了老邱这个奸细和粉碎了任长春打入抗联的算计,一箭三雕,周乙委实聪明。

毫不夸张地说,仅这一件事,周乙可称为高彬手下“第一人”,他敢为人先地为高彬排忧解难,也能看出日本人扎在骨子里的虚伪和阴狠,并将事情以最小损失、最大成功地做到完美,得日本人涩谷三郎垂青,也得高彬的青睐有加。

正如任长春对周乙说的“你跟别人不一样,你心里有让人温暖的东西”,正如刘魁对周乙说的“周队长,你是我们警察厅惟一的一个好人”、“你是我唯一看不懂的人,你很诚实,但是你身上有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总之你与众不同”,既因为周乙、任长春和刘魁有着共同的某种底线和良知,更因为周乙别具一格的人格魅力与能力。

所以,任长春死前,依旧相信致他于死命的周乙,所以,周乙牺牲前,刘魁特地去监狱见了他最后一面,而高彬,同样折服于周乙的聪明与能力。

周乙拒绝被策反,随后被杀害,两人共事多年,高彬是不舍的、伤感的,伤感于日积月累积累的情义,更伤感于对周乙才华与能力的器重和倚重,或许此后,他再也碰不上如周乙这般厉害而深得他心的下属了。

其实,高彬虽奸诈狠毒,但对周乙,也的确掺杂了欣赏和些许真心真意。

绝望

在周乙撤退越境苏联前,他以莫斯科已经结束本土战斗,而国内即将有一场殊死战斗劝顾秋妍让他带走莎莎,却被顾秋妍严词拒绝,1945年的哈尔滨,或者说整个东北区域,也即将面临最后一场、已经输赢明显的一场生死决斗。

高彬深懂局势对他的不利,在未抓出潜伏在警察厅的卧底前,他依旧对周乙进行了两次试探。

苏联战机在空中呼啸而过,站在办公楼楼顶,高彬和周乙对国际大势的不妙无所顾忌地谈论了起来:

周乙:国际大势对我们不妙啊。

高彬:是,人人都能感觉得到。

周乙:其实,日本人的实力并没有遭到严重地破坏,关东军精锐尚存,人数、战斗力都没有减弱,应该能抵挡一两年,到守护我们再和美国人和谈,寻找互相谅解的途径呗。

高彬: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和平谈判,如果是战争初期,可能还起点作用,老弟呀,现在可不同三九年了,这五年里,我们失去的砝码太多太多了。那些如狼似虎的列强,不可能在你要倒下的时候停止他们的脚步的,我想,日本人败了,我们已经走上了绝路。

周乙:人在乱世中,就像激流中的一片落叶。

高彬:你为自己想过后路吗?

周乙:想过,没有后路。

听完周乙的“没有后路”,高彬只是莞尔一笑,虽表面以“老大哥”的身份与周乙肆无忌惮地谈论一些禁忌的话,带着些许真诚,但当高彬明知周乙已经开始处理房产的事实而提出“后路”这两个字,已经是赤裸裸地试探周乙了。

局势越不利、越混乱,就越是能让一个人露出破绽,高彬就是在早已是绝路的路上,逼出周乙完美里的一丝漏洞,毕竟,他其实一直都怀疑周乙就是潜伏在哈尔滨警察厅的共产党,只不过周乙太聪明了。

孙悦剑宁死不屈、纪连奎生生咬死沙多助周乙潜伏,高彬对两人失去耐心,计划将他们转移到有去无回的日本宪兵队,他留下周乙独自谈话。

高彬带着真诚地对周乙说“我最近不知怎么搞的,压力很大,从大的形势上看不好,德国人在欧洲搞得一塌糊涂,俄国人马上要进攻华沙了,一旦美和苏在欧洲会师,那俄国人就缓过气来了,东方战场可能就会吃紧......我觉得我们的苦日子就要来了,如果俄国人向我们进攻,哈尔滨能坚持多久,向你透露一个消息,日本已经开始有了退守本土的打算,你想如果哈尔滨没有日本人的帮助,满洲国的军队是个什么样的你还不知道吗”。

国际和国内的战斗形势极为不利,高彬阴狠地想付诸一炬,计划在短时间内建立集中营,集中力量消灭所有共产主义倾向的人,并以报告的形式欲上报关东军司令部,高彬撺掇周乙一同在报告书上签名。

要知道的是,一旦签下名字,周乙将犯下滔天罪行,且就有了证明其有罪最直接和最关键的证据,终被审判。

但周乙以“没有资格签字”、“我不会离开这片土地,就算死,我也想死在这儿”拒绝了高彬看起来的“好意”,高彬确实有些许想以最后一搏立功为他自己和周乙谋退路,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以一个再也无法洗脱罪名、向日本人表忠心的签名试探出了周乙的底线和决心。

所以,当周乙离开高彬办公室时,高彬一直看着周乙的背影,原本笑意盈盈的脸立刻冷了下来,继而若有所思,怀疑陡增。

即使面临不利的战局,和毫无退路的绝路,高彬依旧为抓卧底不遗余力,且他从未摒弃对周乙的怀疑,周乙是卧底的身份暴露,他一点都不意外。

对于高彬而言,相比于局势不利走向的冲击,周乙是共产党的身份给他的打击更甚,他一边肯定周乙就是,一边又在心底希望他或许不是,周乙是,他也尽可能以策反的方式将周乙拉入自己的阵营,可以说,周乙的决绝和与他的势不两立,在很大程度上摧毁了他心中的某种信念,一种本就在处于绝望处境下的无力感与挫败感,更油然而生。

外在的战局不利,内部的错综复杂与分裂,加剧了高彬绝望之下的悲哀与伤感,十年的怀疑和坚持,像一股无名的力量支撑着高彬的决心与阴狠,一旦卸掉了这股力量,无力和伤感席卷而来,高彬已然没有了方向和目标,只剩苟延残喘。

敬佩

在周乙的安排之下,顾秋妍做了不利于周乙的证词,面对“证据确凿”,一直不愿交待的周乙不再隐瞒,在高彬面前坦诚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两人有这样一段对话:

周乙:我是共产党。

高彬:你骗了我们这么多年,为什么?

周乙:信仰。

高彬:你们的信仰是什么?人道?你连自己的同事都杀,尽干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这就是信仰吗?

周乙:你理解的太肤浅了。

高彬:我不得不承认,在警察厅,你是我最欣赏,最信任的人,我一直觉得你我之间情同手足,日本人一直在要你,我觉得你到了那儿,会很麻烦的,所以我刚刚考虑是否给你一个大赦,或者直接面对傅仪皇帝,可以吗?

周乙:不必了,我如果为了升官发财完全可以有另外一种选择,我说了这就是我的信仰。

高彬:你不觉得你们的信仰太荒唐了吗?

周乙:一定会做到,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新政府,没有皇帝、没有权贵没有剥削和压迫,不会丧权辱国,让人民能够有尊严地生活,新政府不会奴役人民。

高彬:幼稚。

周乙:没有理想的人都会认为别人幼稚。

周乙看不起高彬的没有底线,高彬也看不懂周乙的选择和高度,高彬一直在试图策反周乙,但却被周乙毫不犹豫地拒绝,其实,他想将周乙打造成第二个“老邱”,既圆了他并不愿意周乙死的本心,更随了他策反周乙立功、挽回颜面的算计,两个人站的立场和做的选择不一样,根本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不可否认的是,对于周乙不假思索的拒绝被策反,高彬是伤感的,也是惊讶和敬佩的。

高彬,成功策反过老邱。

老邱原本是抗联的一命战士,因为下山执行任务被高彬抓住,高彬拿他的家人作要挟,为了家人,更为了自己活命,老邱叛变,反成了高彬安插在抗联的奸细,而当遇到同样境地的周乙,周乙却做了完全不一样的选择。没有高尚信仰的人,当遇到截然相反,将信仰凌驾于生命之上的人,内心的震撼与自卑油然而生,周乙是老邱和高彬仰望不及的人。

而在周乙之前,高彬就亲眼见过三次“不屈服”。

一次是高彬杀害张平钧、张平钧女友园园和宋景堂等人前,他刻意站在张平钧面前,插上一根木棍问“要不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张平钧也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高彬气愤地拿掉张平钧胸前的木棍;二次是孙悦剑被捕后,经受了最极致的折磨,甚至是极刑“老鼠刑”,孙悦剑依旧不低头;三次是纪连奎被抓,当着周乙、鲁明和周乙的面,活生生咬死了孙悦剑家的狗沙朵。

这三次直击,虽说高彬早已练就了一副心狠手辣和不为所动的心肠,但一次次直面不屈服、不低头的坚韧和傲骨,再如何狠毒的心也会掀起波澜,而周乙的拒绝,更给了他直面高尚信仰最深入人心的机会,他也再一次,在这种高尚面前自惭形秽。

越是你没有,当你一次次面临别人有,更甚至你身边的、你在意的人他有,而你却根本做不到,你就越觉得你与他们的差距在哪里、有多大。

而对周乙,高彬是不一样的。

所以,周乙暴露后,高彬不仅丝毫不动刑,还解了周乙的手铐并答应周乙最后见一面莎莎的遗愿;所以,在顾秋妍经受了百般折磨,并按照周乙提前安排好的交代后,高彬放走了顾秋妍和莎莎;所以,在周乙坚决拒绝被策反,即将被杀害前,高彬眼见的悲伤难自抑。

周乙自投罗网回到哈尔滨后,向顾秋妍交代了接下来的计划,他让顾秋妍除了杀害任长春的事,其它的都如实交代,意在给高彬最后“一副断肠毒药”,这副毒药,既是瓦解高彬的行动,更是破碎他的内心,一副真正入髓入心的毒药。

伤感之源,亦是被击碎后的自愧不如,高彬,永不及周乙。

在高彬审问周乙时,高彬给周乙讲了一个马克思最喜欢的一个故事,并问周乙会如何选择:

高彬:一个学者坐渔夫的船,打算到对岸去,学者问渔夫说“你懂文学吗”,渔夫回答说不懂,学者就说“很遗憾,你失去了一半的生命”,过了一会儿,学者又问渔夫说“你懂数学吗”,渔夫回答说不懂,学者非常痛心地说“很遗憾,你失去了另一半生命”。这时候,一阵狂风吹过来,船翻了,两个人都掉到了水里挣扎着,渔夫这个时候问学者说“你会游泳吗”,学者回答说不会,渔夫说“那完了,你失去了整个生命”。

周乙:很不错的故事,像个寓言。

高彬:现在对于你我来说,我们都在水里,我想知道,你是想做夸夸其谈的学者,还是想做实实在在的渔夫?

周乙:在船上我做学者,在水里我做渔夫。

高彬以这个故事逼周乙做出选择。

只是,在现实面前,人会有选择,但信仰之前,有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选择。

可惜高彬,不会懂。